塔尖之上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塔尖之上—最大的原创诗歌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海拔》征文启事版主招募开业典礼
广告位招商广告位招商广告位招商
查看: 4260|回复: 1

[现代诗歌] 一辆车停在路边

    [复制链接]

15

积分

2

帖子

0 小时

在线时间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019-3-1 17: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该内容以做模糊处理,您需要登录后才可查看. 登录 | 立即注册
一辆车停在路边



又下雨了,还不太大
路面在眼框里
一点点的湿

在不碍事的路边停车
熄火
趴在方向盘上
能听到雨声大了
能听到别的车在鸣笛
能听到自己正在唱起一首歌
一首和雨有关的歌
歌声在一辆车里回荡
再没有其他人听到

没有人会注意
路边那辆车有些不同
它湿润 它疲倦 它隐忍而嘹亮

言欢



年龄大了,一场大酒晕三四天
缓不过劲儿。
身体轻飘飘的,在白天盼着天黑
下班回家。卧在沙发中,喝茶,眯着眼
看女儿玩儿自拍,等妻子做好饭。生活
就该这样软绵绵的吧。困了
就躺在床上,搭靠着女人软绵绵的肉
这个年龄已经流失了太多水分,皮肤都钝了,
这个年龄,掉了阴毛该不会再长出来吧。
灵魂和牵挂应该还有些分量,其它的物件
轻飘飘的顺流而下在归途中了。



草场漫步

天上
飞机正在飞  地上
一只羊在狂奔  去年
我在飞机上
恨不得自己飞翔

每只知足温顺吃草的羊
都有可能会突然发狂
我理解它们



春节

突然响起的炮声
惊着了我
我从诗中抬起头来
看着窗外
远远的绚烂

找出半瓶酒
时间太久
没了酒味儿
有几颗星在夜空
像蝌蚪从明年游来

雨从天上落下来


雨从天上落下来
雨从天上落下来
雨从天上落下来
…………

落到我头顶的雨伞上
噼噼啪啪
雨是活的

密密麻麻的雨
从天上落下来
落下来很简单
落下来之前
到开始下落的过程
应该很复杂
有我不懂得的科学

雨落下来
在地上汇聚成水流
我走在水流中
我从母亲的身体中出来
爬下床
来到街上


雨从天上落下来
落在这座城市
可以落到的地方
我看不到太远
我听着雨声
模仿着
父亲临死之前的微笑


年关



人们来来去去
钱物来来去去

有些人避而不见
有些人不能不见
辛苦一年
要想办法给员工发点福利

有些目光注定永远羞于对视
我更喜欢夜晚抚慰自己的良知

退回曾经的情人
给我的五十万
我注定是一些人的依靠
每天坚持十公里暴走
十公里接着十公里
最后的十公里
会走的慢些
也会少一些

孩子马上要考试
每天尽量早点回家
我一见她就笑




火车



白天的火车
开始在黑暗中穿行
晚上的火车
开始在白天穿行
在黑夜和白天的错身处
两列火车挤出长串尖叫

一个人从梦中刹那醒来
恰巧突然出现
在另一个人的梦里

车厢两头的厕所里都有人
灵岩寺


东柏林西灵岩,柏林寺在赵县,灵岩寺
在井陉灵岩山内。

大雪路滑,半小时车程,走了近两个小时。
和尚在寺门前等我,阿弥陀佛,多日不见,我们都瘦了些。

漫天飞雪,染白了山峦和乡村,染白了灵岩寺,脚下的台阶。
染白了和尚的海青,染白了我的皮衣。

屋内有热茶,有千年的香火,有国泰民安和无常,
有宇宙的千万星球还在老实的转动。




西北有高楼



这一片最高的楼
我住在楼的顶层
从楼上往下看
人们太渺小了
每次妻子开门回家
我都要抱抱
这个庞然大物
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她



原谅


死去十年的母亲
从未进入过我的梦里
人们说
这代表心里没有愧疚

母亲卧病在床时
是妹妹每天伺候
而今
她总说又梦见了母亲
令人怀疑

我想母亲的时候
就一个人
看她的照片






不敢坐飞机的人



开往广州的火车有三种
高铁是最快的
每天有多列
还有几列动车
比高铁要慢上几个小时
最慢的是绿皮火车
要二十四个小时才能到达
而且每天只有一趟
在多年前
只有绿皮火车
还需要想办法去买到车票
速度虽然慢
也不如高铁和动车干净
且更有秩序
可是让我踏实和自由
窗外的风景也能看得更清楚
车内的人
也更容易接近




冬至



冬至,是个节气
也是我的生日。过了冬至
就快要过年了,过了冬至
我就又长了一岁。
一些事又会被忘掉,就像
一些雪被另一些雪覆盖了。

刚刚黎明,过一会儿
我才会睁开眼睛。我一直被呵护,
死亡没来之前,我就拥有着父母。
今天,我应该整天待在床上
蜷缩在襁褓中
胖胖的微笑

我的良心和阴谋还是我的
邻居家的狗还时而狂吠
我的女人还爱着我,我的女人
今天就是一锅沸水
我被煮在里面,肚大皮滑
滚来滚去。



失联


我们好像从来没这么久
不联系
真真切切每时都在想你
伴随着心在抽搐

可我必须忍受
就像几年前
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马航
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
如今只能低头看着
一架载着亲人的飞机
还在
向这里飞



一场病


在下雪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

应该不会太久
地面上的雪还不多
在这个地方
生活了三十多年
没有见过太大的雪

他小心翼翼的骑着车
先去参加一个老友的追悼会
再去领回上个月的低保金
早点回家
帮老婆熬中药
这个年轻时壮的像只山羊
陪着他东奔西跑 喝酒打架
再疼都不肯吭一声的女人
病了好几年了



皮影




窗外有那么多的窗口
有些亮着灯 有些
黑着
亮着的亮的分明
黑着的黑成了一片
我的窗口是昏暗的
我和家人的身影
会时常出现在窗前 后来
就只能看到我消瘦的身影
还总是东倒西歪
那是我在人间的残肢
在拆解

发表于 2019-3-3 14: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片最高的楼
我住在楼的顶层
从楼上往下看
人们太渺小了
每次妻子开门回家
我都要抱抱
这个庞然大物
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她
测试一下11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塔尖之上—最大的原创诗歌平台 ( 皖ICP备17021358号 )

GMT+8, 2019-10-22 04: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